当前位置:太原发现生活网 > 娱乐 > 为何国内的吐槽类脱口秀,总是很尴尬?

为何国内的吐槽类脱口秀,总是很尴尬?

发布时间:2016-10-26 17:12  来源:新京报Fun娱乐 浏览:387

作为舶来品的脱口秀(Talk Show),在娱乐化网络时代发展得如火如荼。无论是网综《暴走法条君》、《吐槽大会》、《奇葩说》、《火星情报局》,还是将吐槽搬上电视荧幕的《言值大作战》和《苗阜秀》,明星们一言不合就开戗,二话不说就自黑,成为这类脱口秀节目的共同特征。

在真人“秀”遍布的今天,高贵冷艳、自卖自夸的综艺节目,已无法挽留年轻观众走马观花的脚步。而戳中现实痛点的自黑或互戗,也并非都能吸引眼球。吐槽类脱口秀的背后,有怎样的套路?毒舌的尺度如何把控?当同类型节目搬上电视,为何收视遇冷、水土不服?新京报记者专访业内人士,剖析这类综艺的发展现状和难题。

微信号:yuleyidian

新京报文娱采编团队炮制

本号内容均属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话题

开撕是为让观众“路转粉”

吐槽类脱口秀最近很忙。前有《苗阜秀》,叶璇毫不留情地开戗陈紫函:“你只能演千年女二”。

后在《言值大作战》里,她就因为支持“秀恩爱”,被万峰炮轰:“瞎秀什么?丢不丢人。”

除了以上两档电视综艺,作为吐槽类脱口秀集大成的网综,玩出了更多新花样。在《暴走法条君》中,两位明星分别在“法庭上”,扮演原告、被告律师,为素人进行辩护。到了最后三期,就变成:既是被告,又是被告律师。一人分饰两角,自己给自己辩护。

比如个子不高的主持人张大大,被吐槽拥有“迷之自信”;而从《康熙来了》转战内地的陈汉典,被调侃至今仍是“万年绿叶”。在节目中,两人“ 愤然”脱掉了律师袍,站上被告席为自己辩护,坦承心路历程。直言不讳加浓浓的鸡汤范儿,瞬间吸引观众。

从形式上看,《暴走法条君》和《苗阜秀》都有《吐槽大会》的影子--这个用一群明星吐槽一个明星的节目,都是在最后实现翻盘和大逆转。被黑的明星反驳所有吐槽,让人刮目相看。

最近流行的这种自黑也好、互撕也好,实际上都是打着幌子来秀。秀恩爱,或是洗白。这类脱口秀虽然在吐槽,但实际是用夸张化的语言,直戳现实问题。自黑会让观众觉得这个人很真实、很可爱。这就是现在‘路转粉’的明星套路。其实话题都是设计好的,这些点之前也跟明星有过沟通。大概要这么说,能不能承受得住。要是太狠了,就换一种说法。

--电视评论人、《冷眼看电视》创始者杨智帆

重点

最关键是把握好尺度

有明星,有吐槽,也不意味着这样的节目能顺风顺水。网综《吐槽大会》只播出了一期,就默默下架。虽然制作方并未解释原因,舆论则认为,是因为内容“太黄太暴力”。

荤段子、打着擦边球的重口味玩笑,吐槽类脱口秀节目一不留神,就会用力过猛。把握好尺度,成为制作方的心头大事。浙江卫视以语言交锋为看点的《言值大作战》,内容形式跟网综《奇葩说》相似,但讨论的话题和嘉宾表现,显然规矩得多。

△《言值大作战》时周杰也同样自曝当年打保安的原委

《言值大作战》的导演吴彤坦言:“考虑到电视受众的原因,我们没办法像《奇葩说》那样做纯辩论的节目。首先尺度上有限制,网综节目相对来说比电视宽容,可以聊些年轻化的话题。在电视上做,太难了。”他将节目定位于“代际沟通”,按照年龄和社会阅历分为“老炮”和“鲜肉”两个阵营。第一期聊关于互联网的那些事,第二期的大主题是夫妻相处,第三期讨论鲜肉当道。现场观众通过跑票的方式,决定正反方胜负。从故事性来看,这更像一档变相的情感访谈。

△《言值大作战》

“这个节目的取巧之处,是带着故事沟通。辩论也是基于明星的亲身经历。”吴彤透露,周杰在首期节目里自曝当年打保安的原委,之前并没有沟通过。“那期主要聊网络关注是利还是弊。左边是网络的受益者,比如师洋。右边是被网络伤害很深的人。当明星的切身利益甚至隐私被带进主题,就会发生针锋相对。”

现场不会吐槽激烈到影响录制,或是播不出来。”请的这些老炮儿身经百战,不会越界。这些艺人常上电视,他们非常懂得电视节目的尺度,不需要我们调教。如果请的是素人,会辩论又敢说,那可能会真撕起来。

--《言值大作战》导演吴彤

难处

给了明星脚本也背不出来

从播出时间上看,吐槽类真人秀都不在黄金时间。《暴走法条君》是6 月起每周三零点,在优酷上线,已经完结。《苗阜秀》则是从7 月中旬起,每周二晚9 点多登陆北京卫视,目前仍在播出。《言值大作战》从9 月初起,每周一晚10 点在浙江卫视播出,作为“周间实验性节目”,仅播三期收官。后两档电视综艺的收视率和关注度,与吐槽类脱口秀代表《奇葩说》、《火星情报局》相比,都差了一截。

“事实证明,将辩论节目搬到电视上,很容易水土不服。”吴彤感叹:“我们做了三期不同的尝试,有话题式的,有情感式,也有纯辩论式的。这三期收视率虽然逐渐递长,但是也很差。在明星和故事的挖掘上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最难的,是让明星当辩手。“我们请来了很多明星嘉宾,包括演员、星二代、主持人。跟这些嘉宾沟通,和跟辩手沟通不一样。辩手才懂辩论的套路跟节奏,也知道如何讲道理让大家信服。但对我们的嘉宾而言,会说不代表会辩。辩手的优点,是无论在正反方都能侃侃而谈。但明星不是。”

△《奇葩说》请过不少明星当男神女神,印象最深的是许晴那期,满屏的尴尬以及她的眼波

团队尝试过很多方法。脚本肯定有,从第一期到第三期,所有稿子都给他们写好了。我们要围绕一个话题,写十几个维度,全部都要跟明星自身有关。他们不像辩手会自由辩论,所以还有个脱口秀团队,把所有辩论的话,都变成脱口秀式的语言,方便艺人讲。但后来,艺人根本背不下来。只能由他们自己发挥,所以立场说变就变,容易动摇。

--吴彤

现状

同类型扎堆,制作不麻烦

除了上述吐槽类脱口秀,也不乏其他以“撕”或“黑”为看点的综艺,如《黑白星球》、《撕人订制》、《暴走大事件》等。这类节目在今年异军突起,谈及背后的原因,杨智帆认为,是碰巧赶上。“

△因《奇葩说》大火,节目中明星辩手马薇薇又加力开了档自己主持的节目《黑白星球》

《奇葩说》播出成功后,有大量渴望模仿,甚至是憋着劲儿要超越的脱口秀节目出现。实际上,这类节目非常多,因为有了先行者,大家知道现在的网友,对这类脱口秀形式的节目很买账。所以各大平台、视频网站,都会出类似的节目。”他总结,这类节目就是听段子,满足观众笑的诉求。“ 马东有个观点,他把《奇葩说》当做下饭综艺。有点类似几年前的《康熙来了》。

其实大多数网络综艺都在解决这个问题,希望能轻松,不费脑子。让观众看两分钟不至于关掉。”而节目中的段子,更倾向搞笑而非幽默:“幽默是高级的东西,需要停顿一秒钟,能够反应过来的包袱。但是中国大部分脱口秀是在讲段子,是一种简单粗暴的语言包袱,在观众看来很搞笑,跟幽默却是两回事。”

从制作上来说,这类节目也并不复杂。吴彤说:“跟户外真人秀比,这类节目制作成本确实更低。”但他同时表达了自己的困惑:“现在有个现象,电视节目火的移到网络上,还是火的。网络节目火的移到电视上,却都是死的。”

△像《极限挑战》这样的户外真人秀节目,平移到网络播出依然火爆

这种大部分是棚内节目,可以集中录制,几个人坐那儿聊,内容很好做。此外也很好招商和传播。里面随便一个段子、碎片化的段落,都可以转到网上。这也是目前网综中,一个主要的节目形态。

--杨智帆

太原人!找活动、悦读、红包、查询,扫描太原发现生活网微信二维码,定期抽大奖

    上班族福利